免费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拐个王爷去种田 > 第2122章 戳心窝子
    “这位想必就是九嫂的娘亲了。”赵玉婵话落朝李氏飘飘万福,“玉婵见过婶娘。”

    李氏闻言一愣,继而脸上发烧,讪讪的朝赵玉婵笑了下,忙让她别客气,“快起来屋里坐。”

    同时瞪了陈果儿一眼,都怪这丫头,也不早点告诉她,害的她差点丢人,可惜陈果儿正逗着她怀里的九郎玩,根本就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另一边陈志义和六郎、七郎等人也见过,简单的交谈了几句之后走过来,招呼众人赶紧回去家里。

    一行人往回走,李氏不时的偷瞄一眼赵玉婵,这才发现她眉眼间跟赵九有五六分相似,都怪她刚才只顾着瞎想,差点闹出误会来。

    赵玉婵也察觉到了李氏看过来的眼神,心下了然是因为刚才的误会弄的对方有些尴尬了,笑了笑主动上前拉了拉九郎的小手,“这孩子真俊,长的像婶子。”

    没有父母不喜欢听到有人夸自家孩子的,李氏这会笑的嘴都合不拢了,注意到赵玉婵是妇人打扮,本着都是亲戚里道的多联络联络感情,李氏也问起对方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家孩子也差不多这么大了吧,闺女还是小子……”李氏见赵玉婵应该比自家闺女大一两岁的样子,估摸着也早就成亲了,当初她成亲第二年就有了孩子,那果儿的小姑子应该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赵玉婵神色一僵,她与三皇子成亲没多久就出了赵家的事,之后就开始了流亡的生涯,哪里来的子嗣?

    这话可太戳心窝子了。

    李氏不明所以,只看到赵玉婵脸色发白,知道自己又说错了话,顿时心中惴惴。

    “娘,玉婵还年轻,不想这么早要孩子。”陈果儿忙回过神打圆场,同时悄悄给李氏递了个眼色,让她别再多问了。

    李氏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但还是看懂了陈果儿的眼色,忙点头应和着。

    赵玉婵松了口气,还真怕她再问下去,毕竟对方是九嫂的娘亲,她也不能端着郡主的架子。

    况且自从两年前赵家出事后,她也就没架子好端了。

    陈果儿明白赵玉婵的尴尬,偷偷拉了拉她的手微微用了点力,赵玉婵看过来,看到她眼底的安慰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众人鱼贯进了陈果儿家,包括赵九派来护送的三百侍卫,侍卫的头头叫齐老八,原本他打算带着人驻扎在村口,这样既不用叨扰陈家也可以就近保护。

    结果被陈志义劝住了,“来了就是客,你们是九爷的人,那就是自家人,哪有来了自己个家还睡外面的道理?”

    陈志义这几年也历练出来了,毕竟现在他已经不是曾经的陈家老四,而是四老爷了。

    齐老八盛情难却之下也只得答应了,当然他主要也是看陈家院子够大。

    这边陈志义把众人都让进了院子里安排好,又叫来管家安排饭菜,来的人太多,自家做是不可能的,就去镇上的酒楼订酒席送来。

    同时也直接派人去陈家在锦阳镇的两个仙客来通知一声今天关门,并且让下人和伙计们酒楼里把火锅和烤炉搬来,这样有不喜欢吃炒菜的可以涮火锅或者烤肉。

    平时清静的陈家院子里顿时一片热闹,本村也有不少人听说陈果儿和七郎回来了,有心想要登门,但在看到院子里黑压压拴着的几百匹战马的时候打消了心思,守在门口不远处不时的往里面探望着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陈果儿并不知情,这会她正和李氏坐在后院李氏和陈志义的房间里说体己话,至于赵玉婵经过了一路的舟车劳顿脸色不太好,陈果儿把她送到了自己个的屋子里休息。

    “咋就你跟七郎回来了呐,九爷咋没回来?”李氏把孩子放在炕上让他自己个玩,又遣退了下人,屋子里只剩下娘仨,才压低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陈果儿只简单的说赵九在京城还有事要办,具体的没多说,说多了李氏也不懂,况且她也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李氏点了点头,目光不时的瞄向陈果儿的腹部,难掩忧心。

    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连庄户人家都在意这个,别说赵家那等高门大户了。

    一般人家的闺女出了门子之后,快的两三个月就怀上了,慢的一年半载的也该差不多了,可闺女嫁过去都两年多快三年了,这肚子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,李氏难免担心。

    七出里无后是很重要的一条。

    另一边陈果儿根本不知道李氏的忧心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李氏说话,一边问问陈莲儿的情况,同时也趁着李氏不注意的时候解开九郎的小被子,将热水袋拿出来。

    好家伙,再一看哪里是光热水袋这么简单,身上还捂了两层厚厚的棉袄棉裤,这是怕孩子热不死?

    哪怕辽南府地处北方,可小孩子这么捂着也受不了,况且本身小孩子火力旺,尤其是男孩子,有些时候宁可冷点也不能太热了。

    陈果儿忙给他脱下一套棉衣,同时又解开里面的那层棉衣的袄领子,用帕子擦拭着上面的汗渍。

    过程中担心李氏见了又要阻止,还特意把炕桌往旁边挪了挪,同时自己也翘起一边的腿,以挡住李氏的视线。

    原本恹恹的九郎顿时手舞足蹈,咯咯的笑起来,露出仅有的两颗牙朝陈果儿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果然孩子是热坏了,单看红红的眼圈以及堆积出来的眼屎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姐怎么还没来,娘派人给她捎信了去没?”陈果儿把九郎又往炕梢稍微凉快点的地方挪了挪,“玉宝比九郎还大点,应该会走了吧?”

    说着又抓起九郎挥舞着的两个小手贴在颊边,“还是咱们九郎最厉害,小小年纪有个比自己个还大的舅舅,是不是呀九郎?”

    九郎又咯咯的笑起来,手刨脚蹬的对陈果儿表达着喜悦,嘴里叽里咕噜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,逗的李氏也在一旁摇头苦笑,没好气的瞪了陈果儿一眼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这么大年纪了还生孩子也有点怪不好意思的,闺女的孩子比儿子还大,怪别扭的,当然这并不妨碍她对于九郎的喜欢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