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知轩面上还算冷静,可仔细看他的双眸,其中的怒火与杀意,却是让逍遥七子都心惊。

    “羽沫,你还记得那丫头的长相吗?”

    冷羽沫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“记不得长相,但若是再次看到,能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愿意随我们回云岭吗?”冷知轩眼中露出祈求之色,“只有在云岭,若琳才能得到最好的治疗。我也决不允许伤害若琳和你的人,还能在云岭好好的活下去!”

    冷羽沫的视线对上三双充满了殷切期盼的眼睛,又转头看向木讷呆滞的冷若琳。

    最终咬牙点头。

    她不想回归云岭冷家,但曾经伤害过她娘的,她一个都不会放过!

    ===

    豪华飞舟往云岭冷家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冷耀山此时已经换了一身玄色长袍,脸上一派威严,哪里还有半分之前扮演乞丐老头儿时的不着调。

    但正因为着装神态变了,他绷着脸来讨好冷羽沫时的样子,才让人觉得分外滑稽。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是我不要吃的,不是特意送来给你的。丫头你随便尝尝吧,不喜欢就扔了。”

    冷耀山一离开,逍遥门众人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。

    “四师姐,我觉得云岭冷家的人应该还是很关心你和你娘的,之前可能真的有什么误会。”

    听到凌宇笙的话,落雨一边吃冷耀山留下的点心,一边连连点头,“我也觉得,这几天不说他们送来给我们的珍馐奇宝,光是对冷姨的照顾,就尽心尽力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慕颜见冷羽沫神色恍惚,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,他们看着冷姨的视线充满了愧疚、悔恨和心疼。”

    尤其是……那个冷知轩。

    冷若琳这几天的饮食起居,几乎全都是冷知轩一手照顾的。

    有些隐秘的,男人无法插手的事,他也总是静静的守在门外,片刻不肯离开。

    一个渡劫期的大能,做着仆从下人的活计,竟是没有半分违和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情,已经不是用姐弟之情能解释的了。

    而且,如果她没记错的话,冷知轩似乎是冷家的养子,却与四师姐的母亲冷若琳从小一起长大。

    冷羽沫笑了笑,眼中的郁结,缓缓变成了洒脱:“这几天有冷家的人陪着,我觉得娘的状态变好了很多,眼神也更加灵动了。如果……如果留在冷家,让娘的亲人照顾,能让娘变得更好,我不会阻拦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她眼珠子一转,肆意笑道:“我娘会留在云岭,可不代表我也要留在云岭,我生是逍遥门的人,死是逍遥门的鬼,你们可别想趁机撇下我!”

    众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四师姐,那要是你以后有了喜欢的人呢?”

    冷羽沫手一扬,理所当然道:“那当然是让他入赘我逍遥门了,就跟小五的卿哥哥一样。”

    欧阳卿当初为了重新追回凌宇笙,毫不犹豫地选择“入赘”逍遥门。

    如今留在冥炎谷中照顾凌宇笙父母,协助白亦辰打理冥炎谷事宜,却没有半分怨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