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十里红妆:明妧传 > 第836章 人证
    翌日,傍晚。

    天际火烧云层层叠叠,将天空渲染的如火如荼,一条宽敞官道上,一行队伍护送一驾马车往前,许是奔波了一天,难得傍晚天空景美,马儿跑的不快。

    路过一片竹林时,踏踏马蹄声惊动栖在树上的飞鸟,扑腾着翅膀逃命。

    为首的男子眉头一皱,眸光四下一扫,道,“戒备!”

    这些飞鸟还不至于这么胆小,这么微弱的马蹄声都能惊吓他们,这里也安静的可怕,叫人隐隐不安。

    “火速离开这里,”男子道。

    说着,他一夹马肚子就要往前跑,然而此时,一只箭朝他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男子眼疾手快,身子一侧,那支箭贴着他的脸往后射去,被另一男子用剑挡了下,箭方向一转,一旁好端端沐浴在晚霞下的大树就遭了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男子脸色冰冷,箭向雨一般朝他们射过来。

    手中的箭转的飞快,把箭矢打落在地,但箭太多,身后有护卫中箭,从马背上倒下。

    身后他们护卫的马车更是扎了十七八只箭,不过没有护卫护着马车,躲在暗卫的人就知道这马车有问题了,其实看马车的车轮印也知道,印子比寻常马车深几分,马车是特制的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令下,暗处的人冲杀出来,刀剑相见,哐啷之声作响,远处的飞鸟也不敢逗留了,扑通翅膀逃命。

    双方杀的不可开交,护卫护着马车不让人靠近,不过刺客就是冲着马车来的,杀的眼红,后总算靠近马车了。

    一掀开车帘,三支短箭飞出来,瞬间要了两人的命,还有一人堪堪躲开,那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,倒不是刚刚差点被杀,身为刺客,过的就是刀剑上舔血的日子,早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,让他变脸的是马车内压根就没有人!

    “我们中计了!”男子一口银牙没差点咬碎。

    他们后退,护卫也罢了手,冷笑道,“这么重要的人证,岂能不防备?回去告诉你们主子,人证这会儿已经秘密送进京了,他有胆量假传圣旨,就该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!”

    刺客手握着剑,手背上青筋暴起,看着一地的尸体,一大半是他们的兄弟,恨意让他们眼底充满了血丝,没有逗留,转身便逃。

    这就是个圈套,人家早料到他们会来杀人灭口,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得逞?

    再打下去,不止会两败俱伤,没人把消息传回去,那人证可是悬在他们王爷头顶上的刀,随时会要了他们王爷的命!

    看着刺客逃,一旁的护卫道,“不追吗?”

    “穷寇而已,没有追的必要,”男子不屑道。

    把人都杀了,谁给梁王报信,不把信送到,接下来的戏就不好演了。

    男子转身扶起重伤的护卫道,“就地包扎伤口。”

    他们护送的只是个空马车,不用急着回京,削弱敌人实力的同时尽量减少伤亡才是他们要做的事。

    再说那群刺客,本来雄心满满的埋伏等着拿人证首级回去向梁王邀功,结果被人杀的伤亡惨重,落荒而逃,简直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。

    在城门紧闭前,他们赶回了京,确定没人跟着后,回了梁王府。

    梁王忧心人证的事,晚饭都没食欲,正担心着,暗卫进来道,“王爷,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梁王面上一喜,“让他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书房的门打开,三刺客走了进去,看到他们,梁王脸色冰凉,“怎么是空着手回来的?”

    刺客不仅空手而回,而且身上都有伤,三人直接给梁王跪下了道,“王爷息怒,不是属下等办事不利,实在是中计了,容王府的护卫是护送一驾马车回京,但马车里空无一人,人证已经秘密押送回京了。”

    梁王是聪明人,刺客说了这么一句,他就猜到容王世子是故意放的假消息,让他的人给他送回来,引他上勾的!

    他安插在容王府的小厮早就暴露了,只是容王世子没有拆穿,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将计就计!

    暗卫站在一旁,心底不安道,“王爷,现在咱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王爷派去边关宣旨的人是王爷的心腹,嘴严应该还没有招供,容王世子定是怀疑王爷,又没有确凿的证据,才设下这一局,让王爷不打自招。

    梁王心力交瘁,双手撑着书桌道,“给我去查,那人证到底关在什么地方!”

    无论如何,他绝不能让人证到皇上跟前!

    暗卫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三名刺客起身,虽然简单的包扎了伤口,但快马加鞭回京,伤口早崩开了,和梁王告退后,便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绝美的天空不知何时灰蒙蒙了,像是随时要变天了一般,叫人莫名觉得压抑,有些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第二天,是朝廷休沐的日子。

    容王世子在酒楼叫了个包间,点了一桌子菜,正喝着酒呢,门被敲响,“世子爷,梁王来了。”

    容王世子勾唇一笑,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门打开后,梁王一脸阴郁的走了进来,道,“看来你是早料到我会来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容王世子笑道,“好不容易才把人证带回京,岂会那么容易叫梁王叔你找到?除了来找我,你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前些日子花灯会,也是在这包间,容王世子和梁王互相试探,只是谁也没得到想知道的,没想到才过了几天,又在这同一包间,聊同一个话题。

    梁王坐在容王世子对面,手中玉扇放在桌子上道,“我是派人假传圣旨了,但那是为了孝敬皇上,把长公主和镇南王世子妃留在我北越!”

    一旦北越和大景朝开战,北越皇上肯定不会让定北侯和苏氏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更能肯定的是,北越皇上想苏氏和明妧他们能留在北越,但绝对不会想以他们恨他的方式,留得住人留不住心,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容王世子夹菜吃,根本不搭理梁王,他们谁不知道谁啊,这话拿来忽悠别人都难了,何况是他容王世子了。

    梁王拳头握的嘎吱响,他没想到会有被逼到和容王世子服软的地步,不过容王世子在这里等他,说明这事还有转机,梁王怀疑道,“是不是压根就没有人证?!”